“软件类专利侵权判例”对专利撰写的启示

来源:
华进知识产权
发布时间:2023-12-01
收藏收藏
分享
  • 复制链接
  • 微信扫一扫

作 者:方高明 华进专利事业群

内容提要:

一、引言

二、四种不同类型软件类专利侵权判例的启示

(1)步骤顺序

(2)界面交互

(3)“不清楚”

(4)多端交互

三、结语

(本文共计5500+字,建议阅读时间30分钟)

>>>PART 1

引 言

对于专利权人来说,专利权作为保护智慧成果的一种重要手段能够起到制止侵权行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作用。一份好的专利申请文件,需要经受住确权、维权的考验。企业IP工作者和专利代理师该如何撰写软件类专利,从而更有效地维权?为了解答这个问题,笔者结合以下软件类专利侵权判例探讨“如何更好地撰写软件类专利申请”,以期帮助更多专利工作者获得相关撰写启示。

>>>PART 2

四种不同类型软件类专利侵权判例的启示

步骤顺序

软件类专利侵权判例

案例一:来电科技VS云充吧科技

来电科技基于专利ZL201580000024.X,一种移动电源的租借方法、系统及租借终端,起诉云充吧科技侵犯专利权。

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为:

一种移动电源的租借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方法包括:

移动终端接收第一借入移动电源的指令;

移动终端接收移动电源租借终端的身份识别号码;

移动终端向云端服务器发送第二借入移动电源的指令,以由云端服务器判断发送第二借入移动电源的指令的用户是否有租借移动电源的权限;如果有权限,则云端服务器对所述身份识别号码对应的移动电源租借终端中移动电源的数量进行核对,如果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有库存,则由云端服务器向所述身份识别号码对应的移动电源租借终端发送第三借入移动电源的指令,以由移动电源租借终端传出移动电源,所述第二借入移动电源的指令携带了移动电源租借终端的身份识别号码;

移动终端接收云端服务器发送的处理结果;

移动终端提示处理结果;

所述云端服务器向所述身份识别号码对应的移动电源租借终端发送第三借入移动电源的指令具体包括:

云端服务器根据预先存储的移动电源租借终端中的所有移动电源的状态信息生成第三借入移动电源的指令,所述第三借入移动电源的指令携带可供租借的移动电源的身份识别号码;

云端服务器向所述身份识别号码对应的移动电源租借终端发送第三借入移动电源的指令。

二审判决书[1]中认为:

被诉侵权产品租借移动电源的步骤流程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步骤顺序不同,如图1所示,且被诉侵权产品的实现流程既保证在有可借移动电源的情况下,不会要求用户先支付押金具备租借权限,也可以保证在用户支付了足额押金具备租借权限的情况下一定能借出移动电源,一定程度上优化了用户体验;同时,也能避免云端服务器在无库存移动电源时因接收租借指令、判断用户权限、接收及退还用户押金等操作步骤被占用系统资源,获得不同于涉案专利的有益效果,两者不相同也不等同。

由上述可知,对于存在不同执行顺序的技术方案若存在不同的技术效果,且在专利申请中若权利要求中未布局包含不同顺序的实现方案,则在后续维权时无法被保护到。为此,在专利申请阶段,若发明人仅提供了一种执行顺序时,需要考虑:“执行顺序是否可以调换?调换后会产生什么样的技术效果?”随后,对其作出相应扩充,并在布局权利要求时覆盖到更多可能的情形。

此外,该案带来的启示还在于“布局权利要求时,不需要添加不必要的限定顺序的表述,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范围限缩”。

界面交互

软件类专利侵权判例

案例二:搜狗VS百度

搜狗基于ZL200810116190.8,一种输入过程中删除信息的方法及装置,起诉百度侵犯专利权。

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1为:

一种输入过程中删除信息的方法,其特征在于,输入区域包括编码输入区和字符上屏区,所述方法包括:

当输入焦点在编码输入区时,接收删除键的指令,删除已输入的编码;

当所有的编码全部删除完时,暂停接收所述删除键的指令;

当所述删除键的按键状态达到预置条件时,继续接收删除键的指令,删除字符上屏区中的字符。

根据二审法院的判决书[2]中记载可知:

搜狗科技公司在一审庭审中,针对百度输入法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保护范围进行当庭演示,即在一部手机上安装百度输入法,并采用该百度输入法进行输入字符和删除字符操作,通过当庭演示能够直接确定产品技术特征与权利要求1技术特征的差异。

由该案的庭审过程及判决内容可知:

对于涉及界面交互类软件案,在专利申请时尽量采用容易做侵权比对的技术特征进行描述,在后续维权时则方便将产品所具有的特征与权利要求所保护的技术方案的技术特征进行比对,从而为侵权的取证降低难度。进一步延伸,对于一项发明创造而言,在专利申请阶段的权利要求布局尽量采用容易取证的技术特征(即可视化技术特征)描述是很有必要的。技术特征按照取证的难易程度,可以包括直观感受的技术特征、容易检测到的技术特征等。

“不清楚”

软件类专利侵权判例

案例四:小i机器人VS苹果公司

小i机器人基于专利权ZL200410053749.9,一种聊天机器人系统,起诉苹果公司侵犯专利权。

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为:

一种聊天机器人系统,至少包括:

一个用户;

和一个聊天机器人,该聊天机器人拥有一个具有人工智能和信息服务功能的人工智能服务器及其对应的数据库,该聊天机器人还拥有通讯模块,所述的用户通过即时通讯平台或短信平台与聊天机器人进行各种对话,其特征在于,该聊天机器人还拥有查询服务器及其对应的数据库和游戏服务器,并且该聊天机器人设置有一个过滤器,以用来区分所述通讯模块接收到的用户语句是否为格式化语句或自然语言,并根据区分结果将该用户语句转发至相应的服务器,该相应的服务器包括人工智能服务器、查询服务器或游戏服务器。

苹果公司对该专利权提起了无效,经过一审、二审、再审,最终维持了专利权有效。在无效诉讼过程对该专利权发起的诉讼理由除了新颖性和创造性外,还包含了权利要求不清楚、权利要求缺少必要技术特征、权利要求未得到说明书支持、说明书公开不充分等,如游戏服务器是否公开充分、清楚等。

对此,再审判决书[3]中记载的判决依据是:

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规定,说明书应当对发明或实用新型做出清楚、完整的说明,以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实现为准。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够实现发明技术方案是判断说明书公开是否充分的根本落脚点。同时,也引用了2001年《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二章第2.2.6节规定,“在具体实施方式部分,对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或者与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共有的技术特征,一般来说可以不作详细描述,但对发明或实用新型区别于现有技术的技术特征以及从属权利要求中的附加技术特征应当足够详细地描述,以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实现该技术方案为准。”

基于该案的判决结果,可以考虑:

在专利申请阶段,布局权利要求和撰写说明书实施例需要确保技术特征描述要明确清楚,对于区别于现有技术的技术特征需要提供足够的实现方式以支持,避免出现公开不充分的问题,对于现有技术的技术特征可以适当的提供一些示例性现有实现方式作为指引,以避免成为争议焦点,延长诉讼周期。

此外,该案的独权权利要求撰写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引入了“用户”这个不属于聊天机器人系统的部分,导致维权困难,在权利要求中需要避免引入非必要的技术特征。

多端交互

软件类专利侵权判例

案例一:西电捷通VS索尼移动

西电捷通基于专利ZL02139508.X,一种无线局域网移动设备安全接入及数据保密通信的方法,起诉索尼移动侵犯专利权。

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1为:

一种无线局域网移动设备安全接入及数据保密通信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接入认证过程包括如下步骤:

步骤一,移动终端MT将移动终端MT的证书发往无线接入点AP提出接入认证请求;

步骤二,无线接入点AP将移动终端MT证书与无线接入点AP证书发往认证服务器AS提出证书认证请求;

步骤三,认证服务器AS对无线接入点AP以及移动终端MT的证书进行认证;

步骤四,认证服务器AS将对无线接入点AP的认证结果以及将对移动终端MT的认证结果通过证书认证响应发给无线接入点AP,执行步骤五;若移动终端MT认证未通过,无线接入点AP拒绝移动终端MT接入;

步骤五,无线接入点AP将无线接入点AP证书认证结果以及移动终端MT证书认证结果通过接入认证响应返回给移动终端MT;

步骤六,移动终端MT对接收到的无线接入点AP证书认证结果进行判断;若无线接入点AP认证通过,执行步骤七;否则,移动终端MT拒绝登录至无线接入点AP;

步骤七,移动终端MT与无线接入点AP之间的接入认证过程完成,双方开始进行通信。

二审法院在判决书[4]中认为:

涉案专利系方法专利,除需要在移动终端内置WAPI功能模块外,还需要AP和AS两个设备共同作用。由此可见,涉案专利系典型的“多主体实施”的方法专利,该技术方案在实施过程中需要多个主体参与,多个主体共同或交互作用方可完整实施专利技术方案。本案中,由于索尼中国公司仅提供内置WAPI功能模块的移动终端,并未提供AP和AS两个设备,而移动终端MT与无线接入点AP及认证服务器AS系三元对等安全架构,移动终端MT与无线接入点AP及认证服务器AS交互使用才可以实施涉案专利。因此,本案中,包括个人用户在内的任何实施人均不能独自完整实施涉案专利。同时,也不存在单一行为人指导或控制其他行为人的实施行为,或多个行为人共同协调实施涉案专利的情形。在没有直接实施人的前提下,仅认定其中一个部件的提供者构成帮助侵权,不符合上述帮助侵权的构成要件,而且也过分扩大对权利人的保护,不当损害了社会公众的利益。

由上述判决可知,对于多端交互的方案:

在专利申请过程中,若布局的权利要求涉及多个执行主体交互过程,则很难找到方案对应的直接实施人;

在没有直接实施人的前提下,则无法确定帮助侵权者,进而无法合法有效地维护自身权益。

为此,针对多端交互类的技术方案,在布局权利要求时,需要考虑实施权利要求方案存在对应的直接实施人,通常采用单侧撰写权利要求。

单侧布局示例如下:

移动终端侧无线接入点侧认证服务器侧

一种移动终端通信接入的认证方法,其特征在于,包括:

移动终端将第一证书发往无线接入点提出接入认证请求;其中,所述无线接入点用于将所述第一证书与第二证书发往认证服务器提出证书认证请求,所述第一证书表征所述移动终端的证书,所述第二证书表征所述无线接入点的证书;所述认证服务器用于对所述第一证书和所述第二证书进行认证,并将所述第一证书的认证结果以及所述第二证书的认证结果通过证书认证响应发给所述无线接入点;若所述第一证书认证未通过,所述无线接入点拒绝所述移动终端接入;

无线接入点接收移动终端发送的第一证书,并将所述第一证书与第二证书发往认证服务器提出证书认证请求;其中,所述第一证书表征所述移动终端的证书,所述第二证书表征所述无线接入点的证书;

认证服务器接收来自无线接入点的第一证书与第二证书,并对所述第一证书以及所述第二证书进行认证;其中,所述第一证书表征所述移动终端的证书,所述第二证书表征所述无线接入点的证书;

移动终端接收在所述第一证书认证通过的情况下所述无线接入点返回的所述第一证书的认证结果以及所述第二证书的认证结果,并对接收到的所述第二证书的认证结果进行判断;若所述第二证书认证通过,所述移动终端与所述无线接入点之间的接入认证过程完成,双方开始通信;否则,所述移动终端拒绝登录至所述无线接入点。

无线接入点接收所述认证服务器返回的所述第一证书的认证结果以及所述第二证书的认证结果;若所述第一证书认证未通过,无线接入点拒绝移动终端接入;以及在所述第一证书认证通过的情况下,无线接入点将所述第一证书的认证结果以及所述第二证书的认证结果通过接入认证响应返回给所述移动终端;其中,所述移动终端用于对接收到的第二证书的认证结果进行判断;若第二证书认证通过,所述移动终端与所述无线接入点之间的接入认证过程完成,双方开始通信;否则,所述移动终端拒绝登录至所述无线接入点。

认证服务器将所述第一证书的认证结果以及所述第二证书的认证结果通过证书认证响应发给所述无线接入点;其中,若所述第一证书认证通过,所述无线接入点用于将所述第一证书的认证结果以及所述第二证书的认证结果通过接入认证响应返回给所述移动终端;所述移动终端用于对接收到的第二证书认证结果进行判断;若所述第二证书认证通过,移动终端与无线接入点之间的接入认证过程完成,双方开始通信;若所述第一证书认证未通过,所述无线接入点拒绝所述移动终端接入;若所述第二证书认证未通过,所述移动终端拒绝登录至所述无线接入点。

通过上述单侧布局方式,对于移动终端、无线接入点、认证服务器,都可能存在单一主体来实施对应的技术方案,在维权阶段容易确定单一侵权主体,从而维护合法权益。

>>>PART 3

结 语

通过上述四种不同类型的判例,我们可以看到专利申请后需要经受住授权、确权、维权的考验。那些能够给专利权人带来战略、市场、经济等价值的专利才能称得上是高价值专利。

为了提升软件类专利的价值,笔者认为在专利申请阶段,根据不同案件类型可以从不同方面进行提升,主要包括以下五点:

(1)软件类通常涉及步骤流程,因此在理解技术交底时,可多思考“一些步骤顺序是否可以调整、一些步骤是否可以采用其他方式来替换”等问题,以实现方案的扩充;

(2)权利要求描述时,尽量采用容易取证的技术特征进行描述,特别是涉及前端交互以及后台处理的案件,可以优先考虑布局前端交互特征,再布局后台处理过程;

(3)涉及多端交互的方案,采用单一执行主体角度描述方案,以实现权利要求能够覆盖直接侵权对象;

(4)权利要求需要避免引入不必要的技术特征,造成范围限缩;

(5)权利要求和说明书描述要清楚,说明书公开要充分,对于与发明点相关的技术特征需要相应的具体方案以达到公开,对于与发明点无关的技术特征提供一些现有实现示例作为指引,以避免成为公开不充分的争议焦点。

上述观点仅为笔者基于以上四件判例作出些许总结,若有不足之处,欢迎探讨交流。

参考资料:

[1]深圳市云充吧科技有限公司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9)粤知民终61号

[2]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搜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8)京民终498号

[3]上海智臻智能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苹果电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专利行政管理专利再审行政判决书,(2017)最高行再34号

[4]索尼移动通信产品中国有限公司与西安西电捷通无线网络通信股份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京民终454号

相关企业
北京搜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法人:叶骏
注册资本:2000万人民币
主营:音乐搜索、互联网搜索服务、搜索服务、手机软件、糖猫定位手表、糖猫电话手表、儿童手表、糖猫儿童智能手表、糖猫儿童超能手表、软件搜索、儿童电话手表、智能搜索系统、糖猫智能手表、购物搜索、新闻搜索、微信搜索、糖猫翻译机、图片搜索、问答搜索、网页搜索、视频搜索、百科搜索、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互动式搜索引擎、汽车仪器仪表、人工智能系统服务、工具软件、糖猫业务、互联网游戏服务、云计算与大数据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糖猫儿童手表、推广服务、智能翻译、翻译机、老年用品及相关产品、老年智能与可穿戴装备、浏览器、通话管理、糖猫、语音、自定义炫彩皮肤、智能硬件、地图、联盟、网络词、智能设备、游戏软件、搜索、办公软件、老年服务机器人、数字文化创意活动、机器人与增材设备、便携数码设备、互联网游戏、信息服务业务
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法人:崔珊珊
注册资本:4520万美元
主营:搜索平台、大数据服务、电子地图、影视软件、搜索引擎、搜索引擎平台、音乐软件、游戏、短视频平台、新闻资讯、消费电子、云服务、网页建设、互联网综合、蓝牙音箱、智能音箱、音箱、WIFI音箱、家用音箱、USB路由器、人工智能平台、计算机软件、计算机网络系统工程
深圳市云充吧科技有限公司
法人:侯天赐
注册资本:1217.309915万人民币
主营:智能充电宝租赁终端、移动电源、手机充电宝租赁服务、自助租借充电宝、智能充电宝租赁终端项目、移动自助式充电平台、共享充电吧、共享充电宝租借、共享充电宝租赁、共享充电宝加盟、手机充电宝设备、充电器、广告充电柜、手机充电配件、移动电源充电设备、手机充电配件研发、充电宝、共享充电宝、智能充电站、移动电源研发、手机移动电源、移动电源租借、终端设备、共享经济、太阳能型终端产品、电子高新技术、智能充电宝、设备租赁服务